首页 推荐 都市小说 王倔头的幸福生活

正文卷 第112章 风雨之后是彩虹

  • 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://www.sxsbook.com,记得常回来 色小说书网 阅读小说!

  王振华当下把丝巾从脖子里取了下来,仔细的叠好放进包装盒里,拿到卧室里去了。

  “到底是不是那个人送给你的?”顾嘉良碰了个软钉子,心中不服,从沙发上起身追进了卧室。

  “你觉得是就是呗!”王振华懒得理他,这种情况是没心情练字了,王振华索性往床上一躺,准备休息一会儿,晚上还得上夜班呢。

  “那不行,你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!是不是那个人送给你的!”

  王振华的态度不阴不阳,既不承认也不否认,更让顾嘉良断定这条丝巾就是开车的男人送的,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,在卧室里大吼大叫。

  “怎么了?怎么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就吵起来了?”顾一鸣刚把碗刷完,还没有扫地,就听着爹妈在卧室里吵了起来。

  “没你的事,上你屋学习去!”王振华怕儿子跟着掺和影响心情,想赶紧把顾一鸣撵走。

  “不行!我不走!到底因为什么事?”顾一鸣以为父亲又一次出轨了,几年前的阴影还留在他的小小心灵里。

  “你俩为什么吵架?”顾一鸣眼神犀利的在顾嘉良身上扫来扫去。

  “问你妈!”顾嘉良不想正面和儿子发生冲突,直接把问题踢给了王振华。

  “问我?不是你先找事的吗?”王振华觉得可笑。

  “那妈你说!我爸为什么找你的事?”顾一鸣开始刨根问底。

  “今天我学书法回来,搭了一位男学员的车,回来的时候在楼下让你爸从窗户看见了,他回来问我公交车上挤不挤,我早上出门的时候是坐公交去的,我就跟他说,每天不都那样,反正就几站地也无所谓!”

  王振华把刚才的情景又描绘了一遍:“结果他非说我在骗他,故意没给他说,有人送我回来的,你说幼稚不幼稚?”

  “那然后呢,你们刚才不还说送什么东西?”顾一鸣洗碗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几句。

  “就是我那条新丝巾,我在镜子前试了试,他非说是别的男人送给我的,你说无不无聊!”

  “不是你可以否认,你为什么说我认为是就是,你这不是故意挑起战争吗?”顾嘉良忍不住在旁边开火了。

  “既然你都不信任我了,我解释你会相信吗?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,可笑!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含沙射影的!”顾嘉良恼羞成怒,蹦了起来。

  “你可以无缘无故的冤枉人,我为什么不可以提你的前科?”别看王振华平常从来不提顾嘉良出轨的事情,可是她一刻也没有忘记过。

  “你!你无理取闹!”

  “是你做人不光明正大,鬼鬼祟祟暗中监视别人!”

  两口子激烈的争吵起来,把顾一鸣夹在中间怎么劝也不行。

  “行了!让我说一句行不行!爸,你就不看妈的朋友圈吗?”

  “怎么了?我哪有时间看?一上午都在当牛做马给你们做饭,没想到最后一个个都是狼心狗肺!”顾嘉良心里一阵委屈,真想找个地方大哭一场。

  “爸,你怎么跟祥林嫂一样?我妈整天给咱俩做饭,人家从来没觉着劳苦功高,今天让你表现一回,结果你还委屈上了!你现在去看看朋友圈吧!看完再回来接着吵!我看你们俩才真是幼稚!”顾一鸣说完气哼哼的回自己房间了。

  顾嘉良掏出手机打开微信,翻了很久才翻到了王振华今天上午发的朋友圈,因为是冬至,所有的朋友圈里无一例外的都是在发饺子的照片,冬至快乐等等等等。

  王振华的朋友圈只有一行字:一分耕耘一分收获,优秀学员的奖励我很喜欢!下面配了一个丝巾的照片,毫无意外,就是刚才她带的那条!

  那丝巾是老年大学的奖品?

  顾嘉良有点不知所措,“你刚才直接告诉我是奖品不就完了?干嘛要说赌气的话……”

  “我愿意,管不着!”王振华把头扭了过去,不理顾嘉良。

  “唉!”顾嘉良关上了卧室的门,悄么声儿的挨着王振华躺下,用手扳着王振华的肩膀,用力将王振华扳了过来。

  “我知道以前我做错了事,可是这都好几年了,你是不是心里对我还有怨气?”顾嘉良认真的看着王振华。

  “不知道!”王振华赌气不看他,紧闭着眼睛。

  “我承认我是小鸡肚肠了,这说明我在意你呀,刚才我觉得你有事瞒着我,甚至已经和别人有了暧昧的关系,那一刻我简直要疯了!我这才理解你当年的心情,那滋味可真不好受啊!”顾嘉良真挚的看着王振华,不管她睁不睁开眼睛。

  王振华眼皮哆嗦了几下,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潸然而下,顾嘉良紧紧的把她搂在怀里,“把从前的事忘了吧!以前是我错了!都说少年夫妻老来伴,以后咱俩要好好的过日子!好不好?”

  “滚!”王振华在顾家良怀里呜咽了一声,哭得更厉害了。

  从那天开始,王金山惊奇的发现,王振华和顾嘉良每次回家的时候,两个人之间这几年微妙的小情绪不见了,笑容又重新回到了两个人的脸上,甚至有时候还在众人面前打情骂俏起来,王鹤立常常笑话王振华,孩子大了就是好啊,两口子二人世界,仿佛有了第二春!

  顾一鸣考上大学那一年,王金山终于和老伴李慧坐上了飞往普吉岛的飞机,王鹤立把老两口送到了机场,带队的是夕阳红旅行社资深导游彭佩佩!

  “佩佩美女!我可把我爹妈交给你了!他们老两口没坐过飞机,还望你多多照顾啊!”

  “哎呀!多少年前我就坐过飞机了,照顾啥?你以为我跟你妈一样!”王金山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,让同一个旅行团的其他几个老年人非常羡慕。

  “哎呀,大哥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!我们才是真正第一次坐飞机啊!”

  “我告诉你们!坐飞机你们要放松,起飞的时候可能会有耳鸣和耳朵痛,你就做吞咽的动作,可以缓解!”王金山说的跟真的坐过飞机似的,让王鹤立哭笑不得。

  飞机在轰鸣中昂首冲向天空,王金山死死地抓住两边的把手,紧闭着两眼,大张着嘴巴,把李慧吓得不轻。

  “王倔头!你怎么了?是不是不舒服?”

  “头晕!”王金山哼哼唧唧的。

  “那你赶紧往窗外看,你看飞机两边都是白云,下面的房子跟火柴盒似的,可有意思了!”

  李慧第一次坐飞机,感觉新鲜的很,虽然王金山挨着舷窗,但李慧一直侧着身子使劲往窗外看。

  王金山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,脖子直直的不敢转头,两个大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向窗外,仅仅看了一眼,便又一次紧紧的闭上了眼。

  “妈呀,太高了,吓死我了!”王金山紧紧的抓住了李慧的手。

  “王倔头,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!”李慧暗戳戳的笑了!

  飞机在一望无垠的蓝天飞行着,朝着普吉岛方向飞去!

  顶点

  • 本页链接:http://178.20.208.81/book/104595/6cf38d1fef2f3.html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